欢迎光临中国博狗德州扑克ios登录网 请 | 注册
秦淮河传

秦淮河传

作者:诸荣会
出版社:现代出版社出版时间:2017-02-01
开本: 32开 页数: 296
读者评分:5分2条评论
本类榜单:历史销量榜
中 图 价:¥29.9 (7.5折)博狗扑克ios官网:¥39.8 登录后可看到会员价
加入购物车 收藏
免运费政策
北京满49元包快递
全国满69元包快递(港澳台除外)
本类五星书
买过本商品的人还买了

版权信息

  • ISBN:9787514344387
  • 条形码:9787514344387 ; 978-7-5143-4438-7
  • 装帧:暂无
  • 版次:暂无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所属分类:>>

本书特色

秦淮河被世人誉为“中国*历史文化名河”,是“六朝古都”南京的母亲河。 南京本土作家诸荣会,以本书完成了一次从秦淮源到三汊河(秦淮河在长江的入口)的时空和人文穿越:分上游、中游和下游三个文化层面,或寻迹两岸自然与风物,或抒写流域内乡土与风情,或感悟相关历史与岁月,细述沧桑流年,历数风流人物;通过对这条自然之河、岁月之河和精神之河的畅游,对秦淮文化演变的轨迹进行了一次梳理,即,对其起源、嬗变、崛起与衰落的过程,及其精神内核形成与走向进行了一次必要的清淤与发掘,力求呈现秦淮文化所隐含的内在肌理,揭示其所折射出的精神光芒,以及她对于整个中国历史文化的深刻影响。 作者一贯的诗性语言,因得山水灵气和桨声灯影而更加活泼生动,连珠的妙语常如同跳跃在秦淮河面上的闪亮浪花,让本书与这条诗意的河流一起获得了一次诗意的飞升。 山如眉黛,秦淮河恰似江南脸颊上闪闪亮亮的泪一行,又像一幅碧波织就的青罗带,从远处飘悠悠而来,从从容容地飘过我的窗下,与我居住的小城缱绻缠绵后,又在城西那苍老的永寿古塔下流连了一番,才带着几分幽幽的古意、几分依依的恋情,向那“六朝金粉”的故都柔婉而去…… —— 胭脂河这个名字很有些脂粉气,但河流若如人一样有性别的话,胭脂河倒是一条雄性的河流;而南京的那座“天生桥”其实并非“天生”,实为“人造”。 一条雄性的河流却有个脂粉气十足的名字,一座“人造”的桥梁偏偏起名“天生”。经验告诉我们,如此名实相错,背后一定有故事可说。 —— 每读朱自清与俞平伯的同题散文《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两位先生青衣长衫的背影似乎总在眼前挥之不去,他们提着长衫局促地坐在一条“七板子”的小舱内,晃荡在流淌着蔷薇色历史的秦淮河上,在这个灯红酒绿的世界里凸现着自己的一份孤独与苍凉。 他们为什么要来这里呢?是为了领略这里的历史吗?是为了沐浴这里的风尘吗?抑或是为了解除自己生活中太多的疲倦与孤独吗?

目录

月上秦淮源……………………………………………………002 月亮是不属于城市的,文德桥下的月亮只是月亮的影子。但城市人想来也并非有意拒绝月亮,否则,文德桥上就不会有如此众多望月的人了。但挤在文德桥上看月的人们呵,来看看这儿的月亮吧!这儿虽没有灯红酒绿,但这儿的月亮才是真正的秦淮夜月,因为这儿是秦淮河的源头。 秦淮河从我窗下流过…………………………………………006 山如眉黛,秦淮河恰似江南脸颊上闪闪亮亮的泪一行,又像一幅碧波织就的青罗带,从远处飘悠悠而来,从从容容地飘过我的窗下,与我居住的小城缱绻缠绵后,又在城西那苍老的永寿古塔下流连了一番,才带着几分幽幽的古意、几分依依的恋情,向那“六朝金粉”的故都柔婉而去…… 一座插竹亭,两个周邦彦……………………………………012 秦淮河畔、分龙岗端,原有一座插竹亭。2007年秋,在我的倡议之下母校于校园一隅中重建此亭,次年3月18日竣工剪彩,亭上匾额是我出面请著名作家、文化部原部长王蒙为之题写的,另外我还请著名作家王充闾、著名书法家恽建新、吴振立等为之撰书了楹联,还请校友、书法家张玉海为重刻的周邦彦之《插竹亭记》书丹,而收官之作《重修插竹亭记》则由我亲自撰书…… 天生桥、胭脂河与凤凰井……………………………………033 经过一番勘测,人们发现,南京城南百里处的溧水县城西一带是石臼湖水系与秦淮河水系的一个分水岭,只要在这里开凿一条运河,将秦淮河与石臼湖两个水系沟通,江南的漕粮就可先通过江南密集的水网统统进入太湖,然后经春秋时期伍子胥开凿的沟通太湖与石臼湖的胥河,进入石臼湖,再进入秦淮河,后运抵南京。因此在溧水城西一带开凿运河成了打通新的漕运路线的关键。 朱元璋决定开凿这条运河。 饿死不如一匹马………………………………………………042 我由于特殊原因,每年至少都要去叶家村一两次,但至今从叶家老人的口中所知道的也只有两点: “乖乖,那年清明节,叶家回乡祭祖,那船队停在秦淮河上,有一里多长哦!” “那年,长江的水并不大,但叶名琛出世那天,叶家在江岸上的仓库,突然间向江里崩塌了七间——大人物出世,地动山摇呵!” 中 游 一条在诗意中延伸的小巷……………………………………068 其实,秦淮河边现今的这条巷子我已不知道去过多少次了,它长不过百米,是一条地地道道的陋巷;但巷口牌楼上那敦厚的“乌衣巷”三字,以及镶在墙上的那块毛泽东手书刘禹锡诗的碑刻,又分明提醒着人们它并不是一条普通的陋巷。正是因此,这条似乎并无可看的巷子让我总觉得看不够。 此岸,彼岸……………………………………………… 082 神圣的夫子庙、贡院与世俗的青楼、画舫同在,构成了一幅古老的秦淮风情图,为中国其他任何一座城市所不具有,独特、怪异而谐谑。今天,科举早已被废止,娼妓也早已被取缔,但秦淮河边贡院还在,媚香楼也还在,都作为文物单位享受着人们的保护。这对于夫子庙和贡院算不得什么,但对于媚香楼来说这意味着它对前者的一种对峙,一种分庭抗礼,一种平分秋色。有人说这是秦淮商女的胜利,有人说这是中国文人的悲哀。 秦淮八艳………………………………………………………096 八位曾牵动过时代与历史走向的女子,八个终走不出生活与人性双重复杂的生命,八支早凋零在历史暗角却幽香至今的花朵…… 她们的青春苍白而又艳丽,媚俗而又雅洁,短暂而又长久;她们的命运偶然而又必然,无助而又无柰,可悲而又可叹;他们的人生软弱而又坚强,可耻而又可敬,复杂而又简单…… 海上帝王………………………………………………………125 这座铜像却让许多人失望甚至愤怒:虽然那郑和身披披风,手仗宝剑,迎风而立,确能让人在他的面前产生一些联想和想象——仿佛他面对的不是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而似乎是波涛万顷的海洋,但他的身材明显过于清瘦了,面目线条过于柔和了,没有那如刀刻斧镌一般的饱经沧桑的皱纹,尤其是没有一根胡子——古代男子塑像一般都不会少的胡子。 江南贡院………………………………………………………140 贡院也是是非之地,因为里面,甚至周边的一点点风吹草动,就有可能会引起暴风骤雨,甚至造成天威震怒,人头滚滚,血流成河。有这么一句话,“科场无事就罢,有事便是大事”,说得便是这个意思。考试中常见的风吹草动莫过于有人作弊了。 桨声灯影中的“背影”…………………………………………156 如今,两位先生的小船早已经摇进了时间的深处和泛黄的史册,但那秦淮河上如云的小舟分明告诉我们,二位先生确实来过,他们的背影分明还在这里的桨声灯影中晃动着,朦胧而又真实。这是秦淮河的幸运,抑或不幸,只是今天似乎仍还有些说不清。 湮没的名园……………………………………………………161 学习过中国画的人恐怕没有不知道一部叫《芥子园画传》的画谱,喜欢美食的人恐怕没有不知道一部叫《随园食单》的食谱;只是知道“芥子园”和“随园”在哪里的人,恐怕就不多了,因为这两座秦淮河畔的名园,今天早已湮没于历史烟尘了。 深入东王府……………………………………………………175 当游客知道了这一点,或许会大失所望,一个革命者生活的世界怎么会是这样!这里的精致和优美消解了革命的粗犷和张扬,这里的花香和鸟语稀释了革命的悲壮和严肃,这里的奢华瓦解了革命的精神和斗志。而且,这里离秦淮河又那么近,这一切又被纳入了秦淮河的主题,即及时行乐、醉生梦死的主题。 下 游 凤凰台诗话……………………………………………………204 事后李白对此一直耿耿于怀,他很想写出一首思想与艺术水平都超出崔颢《黄鹤楼》的诗。直至多年以后,李白漫游至金陵(今南京),并登上了那儿的名胜凤凰台后,才写出了一首《登金陵凤凰台》;也就这样,金陵凤凰台与武昌黄鹤楼间从此而结下了一种跨越时空的不解诗缘。 莫愁湖的形态…………………………………………………210 莫愁湖在南京城西秦淮河与长江之间的江滩上,她年轻、美丽,只是她的美丽是在城市的不经意间出落而成的,因此城市待她并不十分珍惜;好在她有一个善解人意的名字,所以去她那里的人还是很不少的,或者说她终究还是很吸引人的。但这种吸引并不能改变她注定了的只能做城市“偏房”的地位。 清凉堆积的地方………………………………………………225 提起南京的清凉山,世人为津津乐道的便是其山崖之上西临秦淮河面的那一张“鬼脸”了。 就因为这张鬼脸,三国时孙权在那儿修筑的石头城被称作“鬼脸城”。“鬼脸”是大自然鬼斧神工的一件杰作,任世界沧海桑田、人间白云苍狗,它一直坏坏地在清凉山的山崖上似哭似笑、半哭半笑着,它的丑陋、阴森和诡谲让人不由得想,这张鬼脸的背后——那山中,那林间,或许藏着很多的秘密吧! 心祭龙江………………………………………………………241 龙江小区,是南京市一座著名的现代化住宅小区,坐落在草场门外的秦淮河西岸。站在横跨秦淮河连接着小区与草场门大街的那座大桥上,若是在白天,天气又正好,从小区高楼间的空隙中向西、北眺望,能清楚地望见浩荡的长江正在远处静静地流淌,流淌着古城的辽远与壮阔;若是夜晚,不必静心谛听也能听到江面上气笛的阵阵呜咽——它飘浮在各种汽车的轰鸣之上,缥缈而苍凉。 南京人(代后记)…………………………………………………257 新一代南京人,站在历史的新起点上,究竟将何去何从?这不但是我所关心的,恐怕也是南京人自己所更为关心的问题。曾有人用“一潭死水”来形容过南京这座古城的状态,但我以为即使真是这样,它也应该泛起波澜了,因为它已迎来了一个八面来风的时代。更何况南京并不是一潭死水,多它只是从历史长河中截出了的一段水域,虽然看上去波澜不惊,但其中积聚了太多的能量,一旦时机成熟,它将一泻千里。而那时的南京人,一定会屹立潮头,再次成为时代的弄潮儿的。
展开全部

作者简介

诸荣会  男,1964年1月生于南京市溧水区,现为江苏教育出版社编审(教授)、《教育视界》杂志执行主编,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南京历史文化名城(建设)专家委员会委员。 文学创作以散文、随笔为主,大量作品发表于《人民日报》《文汇报》《人民文学》《散文》《散文百家》《雨花》《天涯》等报刊,并在《扬子晚报》《广州日报》《长沙晚报》《钟山》《美文》等报刊开设散文专栏;已出版散文集《风生白下》《风景旧曾谙》《生怕情多》及长篇人物传记《叶名琛传》等20多种;曾获“紫金山文学奖”“金陵文学奖”“孙犁散文奖”“在场主义散文奖”和“冰心散文奖”等。书法作品曾参加各级专业书展,并在《书法报》《中国书法报》《书法导报》《中国书法》《书法》等发表书作、书论近百件。
商品评论(2条)
  • 主题:阅读拓展阅读。
    文化厚重的秦淮河!
    2017/11/16 10:48:51
    读者:gzh***(购买过本书)
  • 主题:向往秦淮河
    秦淮河已是许多年没去了,有人为其树碑立传,那就可以经常陪伴,了解其过往。但终究还是要跑去南京看看秦淮河的。
    2017/4/18 14:01:32

书友推荐

本类畅销

编辑推荐

返回顶部
中国博狗德州扑克ios登录网
在线客服